首页| 旅游资讯| 电商资讯| 医药资讯| 求职招聘| 五金资讯| 人工智能| 科技资讯| 游戏资讯| 面试技巧| 财经理财| 明星资讯| 电子资讯| 更多

父子为什么难相处?

【发表时间:2020-05-22 20:06:29 来源:宁夏网】

父子关系在家庭关系中总是最难处理好的一种。

从新生命诞生的那一刻起,父亲和孩子的关系就不如母子那般亲密。毕竟,胎儿孕育在母亲的子宫内,通过脐带和母亲连为一体,父亲只能保护和照料母亲,无法让胎儿直接感受到父亲的养育。

婴幼儿时期,母亲的乳房替代了子宫的存在,成为了孩子新的港湾。虽然有些父亲也会抱孩子、喂牛奶,但是母亲的怀抱依然是孩子最有安全感的归宿。

直到孩子逐渐长大,学会了说话、走路,渐渐开始形成自己的独立意识的时候,对母亲的依赖逐渐减弱,父子和母子关系终于趋向了平衡的状态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,孩子对于父亲的依赖超过了母亲呢?大概就是父亲在孩子心中形成了高大的印象,领会到了所谓“父爱如山”的感觉吧!

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父亲很高大呢?

印象中是小学的时候放学回家看见父亲在修理家里的电路,他的身材并不高大,脚底下还踩着个小木凳,可是我那一瞬间觉得父亲特别伟岸,觉得他很厉害,家里的一切事情都可以搞定。

父亲经常出差,和我相处的时间特别少,所以每次他出差回来都会骑着家里的摩托车去校门口接我放学。头一天晚上接到父亲明天到家的消息,第二天一定会一大早就跟平日里同行的小伙伴说,我爸回来了,今天放学不跟你们一起走了啊!坐在父亲身后,伴随着摩托车的轰鸣声路过结伴回家的同学时,总有一种特嘚瑟的感觉。

小时候不知道父亲是干什么的,只知道他每次回家的时候总能带回来很多钱,还会给我带很多好吃的好玩儿的,甚至有很多新鲜玩意儿身边的小伙伴见都没见过,就觉得父亲很厉害,将来一定要成为他那样的人。

骑自行车、游泳、打篮球···很多技能都是父亲手把手教会的,他平时很严厉,教我的时候我都很害怕自己犯错,但是他还是一次次耐心教我,纠正我的动作。现在走上社会了,虽然父亲有很多知识都不如自己更新及时,但还是习惯性地去征求父亲的建议,也总能得到一些过来人的指教。

然而这一切,随着孩子的成熟和父亲的衰老,对父亲的崇拜开始转变为质疑和反抗。青春期的叛逆,在儿子面对父亲的时候尤为激烈。很多朋友告诉我,自己和父亲的关系恶化,就是从青春期开始,父子关系经常处于紧张状态,甚至有时候更像是彼此的仇人。

弗洛伊德在精神分析的层面解释过这样的现象——俄狄浦斯情结。

在古希腊神话中有这么一个预言:底比斯王的新生儿(俄狄浦斯),有一天将会杀死他的父亲而与他的母亲结婚。底比斯王对这个预言感到震惊万分,于是下令把婴儿丢弃在山上。但是有个牧羊人发现了婴儿,并将他送给邻国的国王当儿子,取名俄狄浦斯。长大后他做了许多英雄事迹,赢得伊俄卡斯忒女王为妻。后来他才知道,多年前他杀掉的一个旅行者是他的父亲,而现在和自己同床共枕的是自己的亲生母亲。俄狄浦斯王羞怒不已,他刺瞎了自己的双眼,离开底比斯,并自我放逐。

俄狄浦斯的故事中,将恋母弑父的罪行归咎于预言和命运。现实生活中儿子亲近母亲的温柔,反抗父亲的威权就会被父亲视为不正确的行为。父亲对儿子的敌视(底比斯王因为弑父恋母的预言而将儿子置之死地),儿子对父亲的挑战并取而代之(俄狄浦斯杀死了自己的父亲,取代了父亲的位置)。这一切的根源都可以追溯到婴儿时期。

作为一个弱小的生命,婴儿必须倾尽全力地依恋母亲。而这种依恋是非常霸道的感情——母亲是属于他一个人的,母亲会满足他的一切要求。而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,也印证了婴儿心中霸道的假设。但随着婴儿的长大,他会发现母亲并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,还属于一个比他更有力量,更具权威的人——父亲。

佛洛伊德认为,孩子对父亲有着复杂的感情。他本能地嫉妒父亲夺去了母亲的爱,又害怕父亲会发现自己的嫉妒而惩罚自己,同时又希望自己可以成长为父亲那样有力量的男人,再次获得母亲全部的爱。

许多人都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人性中本能存在的“弑父恋母”情结,一方面是因为人们将“恋母”粗暴地理解为对母亲的不伦之恋,另一方面是由于大多数人的恋母情结非常隐秘,并没有显性行为。

实际上,“恋母情节”中母亲的形象指的是经过加工后保存在意识领域里的心理意向。这个虚像非常的完美而崇高,是现实母亲的理想化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人们会主动对这些形象加以修改,使其符合不同时期的心理需求和现实需要。

如果无法理解儿子的“恋母情节”,就无法正视他对自己的敌对意识和反抗冲动。

一直被儿子当作崇拜对象,有一天突然发现儿子长得比自己高大了,不再事事请教自己了,甚至开始反驳自己,有时候自己确实说不过他。心中的无力感会诱使你变得顽固,死不认错。儿子却非常渴望被你接纳,面对你的固执,不被认可的情绪会升级为父子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父亲的权威,难道只能通过强硬的态度来保持吗?不,父亲维护权威,不应该靠不服老不服输,而是努力地充实自己,让自己比儿子站得高、看得远,能够给他提供具有建设性的建议,让儿子信服自己。

这样的父亲就算真的老成了一个影子,也是儿子心中最伟岸的背影!
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